Dativos De Interés / 利益与格
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52204991/answer/139540740

打个学习笔记,

西语中的利益与格(把一个并不是宾语的人强行拿来当作动词的间接宾语;与格即间接宾语),好像只能这么理解……

铺垫语法点,西语宾语为代词的时候前置,紧跟在动词之前,和古汉语否定句规则一样(我打赌你们都不知道古汉语里有这个。),比如《送东阳马生序》里面的“弗之怠”就是这鬼语法,还有“时不我待”(遗留成语)。

开始。例,El gato se me murió.

逐词翻译即 “The/cat[S]/itself[DO]/(to) me[IO]/died.” / “The cat died itself to me.” 这里 itself 做 die 的宾语就不吐槽了,西语就是喜欢直宾回到主语(中文理解,猫把自己弄死了,或者猫自己死了);那 (to) me 作 die 的间宾,这里就是利益与格用法,表示动作影响的对象,是说猫死了影响到我,所以可以理解成“我的猫自己死了”。

还有例如 Me[IO] duele(hurts) la(the) cabeza(head)[S]. / (my) Head hurts (to) me. 表“我头疼”,是先说头疼,再说影响到我……

真神经

接下来还发现了更神经的,因为这种鬼语法在日文和汉语都有:

日文如 「太郎は父に死なれた。」(为什么都要用这个烦人的die动词做示例呢)这里直翻英语就是 Tarō was died by (his) father. 这种用法虽然主语变成了被影响人,但是它毕竟还是被动式嘛,所以反转成 father 作主语就是 (his) Father died (to) Tarō,跟上面西语语法一模一样!

更令人窒息的是《儒林外传》里有句话,“王冕死了父亲”。是否想过,为何这句话死的是父亲不是王冕?为什么“死”这一不及物动词却接了个宾语,而且宾语还是动作的主体?

所以只能这么理解,To 王冕, died the father.(强行倒装)(其实这句话的结构和上面的西日是反的)

还看到知乎上的一个例子,“今天费了那么大劲抓小偷还是被他跑了。”这句话就和前面西日一样了。

完结,撒花